滕博会官网登录 > 关于我们 > 他俩的专门的工作直接关系到煤炭的成色,近日专门的事业面断层矸石和夹矸多量混入原煤中

原标题:他俩的专门的工作直接关系到煤炭的成色,近日专门的事业面断层矸石和夹矸多量混入原煤中

浏览次数:71 时间:2019-11-24

1易婷MM在矿区!感谢在矿区的朋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挑挑拣拣中的煤质把关人

在盐城市利国煤矿主井口选煤场岗位上,辛勤地工作着这样一群特殊而可爱的女工群体,她们就是被人们称之为同样燃烧着火,找寻光明的普罗米修斯。 说她们特殊,是因为她们不是单位的正式职工,而是一群临时打工的矿工家属;说她们可爱,是因为她们这支队伍有女工20余人,年龄在30多岁至50余岁之间,虽然临工钱不多,但她们始终是工作着,快乐着。她们所从事的工作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输送机旁、煤场搬块煤、分拣矸石。这份工作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矿井下每天生产出来的原煤都是从这狭窄的咽喉处,经过她们那双纤细而布满老茧的手不停地分拣、精选后才进入煤场的,然后再经过她们二次分拣、分放才真正销售给客户。她们的工作直接关系到煤炭的质量,矿井经济效益,同样也关系到企业的信誉。因此,要干好这份工作,就必须付出辛勤而艰苦的劳动。 煤场筛选岗位苦、脏、累,凡到这里来亲眼目睹她们工作过的人都认同这一点。说这里“苦”,一个班次8小时,皮带机不停地运转,她们就得不停地搬块煤,拣矸石,每天用双手拣矸石20余车,搬块煤十几吨到几十吨。说这里“脏”,选煤工作并不差于井下:天气干燥刮风时,这里粉尘飞扬,煤炭吹的她们眼睛都睁不开,直灌衣袖。下班时,她们的脸与井下矿工的脸是一样的黑、一样的脏,春、夏、秋、冬还比井下多个炎热、寒冷的工作环境。说这里“累”,她们手脚不停,干的是既细又粗的活,从操作台到搬块煤,卸块煤、拣矸石、抬矸石,推矸石车等一整套体力活,都得靠她们每天每班次起早贪黑的去完成。 她们面对这些困难没有被吓倒,相反,她们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看似像煤的黑矸石总逃不过她们那双眼睛。她们知道这工作辛苦且收入不高,却总乐此不彼,坚持把选煤工作做好,以质量赢得用户的喜爱。有一位筛选女工曾这样说,哪个女孩不爱干净,不爱美,不喜欢干轻巧活?但在选煤场上班,要想干净、想轻闲是不可能的。咱既然干上了,就应该把这工作干好。正是如此,她们在这平凡而普通的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爱岗敬业,全力把煤炭中的矸石分拣干净,大力提高煤炭质量,为煤炭卖个好价钱,企业增加经济效益多作贡献!

2煤矸石里“淘金”的90后矿山女工

图片 8

2013年8月8日,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早上五点半参加班前会,六点整准时接班,站在轰鸣的机器旁,她们开始用双手一块块扒开矸石,使煤炭与矸石分离,将煤炭分拣出来回收使用……

安徽淮北矿业集团袁店二矿,在一支以女性为主体的毛煤筛分车间里,90后的任丹丹是年龄最小的一位煤矿女工,她虽然才21岁,可在这个岗位上已足足干了一年零七个月了,算得上是该工种中的“老资格矿工”了。

每天,与比自己岁数大出好多的姊妹们一起,任丹丹用双手从传送带输送来的煤矸石中捡取出精煤块,一个工作日下来,多时要捡拾精煤一百多矿车,最少时也有几十车,从煤矸石中“淘金”,是一个险、脏、苦、累的活。对于在煤矿上干这一行任丹丹并不忌讳:“习惯了,也就接受了”。每月近3000多元的收入,任丹丹表示很满意,但是女孩子爱打扮的天性,也让她加入了“月光族”的行列,谈起此事,任丹丹莞尔一笑并不介意。

年轻漂亮的任丹丹,自幼喜欢唱歌跳舞,性格开朗大方。出身矿工世家的她,2012年毕业于淮北煤电技师学院机电系,同年12月1日进入袁店二矿参加工作至今。任丹丹工作之余喜欢看书、逛街、上网聊天。对于今后,她说,煤矿是男人的世界,能够让女人从事的岗位很少,她认为自己所学的专业和现在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对不上号,成了真正的学非所用,她梦想着有一天能真正干上自己喜欢的专业,为社会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黄世鹏摄/光明图片)

图片 9

2013年8月8日,高温下作业,工服很快被汗水浸透。

图片 10

2013年8月8日,任丹丹用双手一块块扒开矸石,使煤炭与矸石分离,将煤炭分拣出来回收使用。

图片 11

2013年8月8日,掏出皮带机滚落的碎煤。

图片 12

2013年8月8日,累了,短暂小歇一下。

图片 13

2013年8月8日,工作之余也爱美。

图片 14

2013年8月8日,生活中的任丹丹。

“矸石”是采煤过程中开采出的混入原煤中的石块,如果不将这些矸石去除,原煤的发热量就会大大降低。 在集团公司的各对矿井,都有一群整天与煤矸石打交道的挑矸女工,她们在挑挑拣拣中当好煤质的“把关人”,保证原煤的高品质。5月29日,记者来到六矿煤楼,现场感受拣矸女工艰苦而充实的工作。 走近煤楼,还未进门就听到机声隆隆,站在门口几乎听不见半米外的说话声。走进门,飞扬的煤尘中,一条长长的皮带快速运转传送着煤炭。一个班的8名女工带着帽子、口罩、手套站在皮带两侧,把夹杂在原煤中的矸石和杂物用手挑选出来放到一旁的矸石溜槽里。弯腰、挑选、捡起,这样的熟练动作,拣矸女工们每天要重复无数次。 高速滚动的皮带上放置的是在水里浸过的煤炭,矸石混杂其间看起来与煤炭几乎一模一样,外行人根本无法辨别。“是矸是煤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煤楼8点班班长李付明告诉记者,煤的颜色黑,分量轻;矸石的颜色灰,比较重。由于女工们个个经验丰富,拣矸时只见双手上下纷飞,速度飞快。矸石溜槽里的矸石有的如拳头大小,有的仅板栗般大小。“为了保证原煤回收率,再小的矸石我们也要挑出来,因为拣矸班是原煤出厂的最后一道关口。”李付明说。 由于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大,煤楼的拣矸工也被称为地面工作的“直接工”,是煤矿地面工作中最脏、最累的工种。对于挑矸女工来说,井下采煤机不停,她们的双手就不能歇,一个圆班要挑捡出大约270矿车,重量约为270吨的矸石,相当于每年要搬走一座小山。随着六矿开采年限的延长,近年来工作面断层矸石和夹矸大量混入原煤中,造成原煤矸石含量增大、硫分增高,严重影响了原煤落地的质量和入洗质量。尤其是当前煤炭市场低迷、煤质不过关就意味着失去市场和客户的情况下,必须加大矸石分拣力度,持续稳定和提升原煤质量。 每天工作8小时,仅凭双手机械化不停地拣出矸石,经常一个班下来,一双崭新的手套就磨出了洞,这就是一名挑矸女工的日常工作。目前,该矿煤楼拣矸班共有24人,由于受当前煤炭形势的影响,块煤已不生产,经过技术改造,把原来捡块煤的岗位现改为捡矸,使原煤灰分由原来的35%以上降为30%以下,给洗煤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满足了客户的需求。今年以来,该矿2806、2107、2145工作面过断层,工作量增加了20%,给她们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伸出双手,她们没有女性特有的白皙修长,而是关节粗大、指甲嵌灰;常年的站蹲工作使她们的腰身微弯,身材也不再挺拔。看似挑挑拣拣、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却为企业创造着巨大的经济效益。今年一季度,六矿的原煤发热量达到5050大卡千克,同比增加了250大卡千克。 “原煤少流失、矸石不放过。” 她们每天就是这样精挑细选中严把关,她们以汗水为墨,以双手为笔,描绘出了一幅动人的画卷,用煤一样朴实无华的品格诠释了煤矿女工别样的风采。

3美女进山做矿工 汗水湿身用身体体验生活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高淑莉

4推女神番外篇 美女矿工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图片 74

图片 75

内容纯属娱乐,请不要上纲上线!

如何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好文章?大拇指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

图片 76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载文章为本公众号原创或根据网络搜集编辑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本文由滕博会官网登录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俩的专门的工作直接关系到煤炭的成色,近日专门的事业面断层矸石和夹矸多量混入原煤中

关键词:

上一篇:两学后生可畏做,开展读书教育

下一篇:没有了